排球比分直播吧
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闻热线:0577-67898890 广告热线:67810777 | 关于我们 | 旧版
您当前的位置 : 文成新闻网  ->  文化  ->  原创专栏  ->  文学  -> 正文文学

被人信任是一种快乐(随笔)

□ 严东一
发?#38469;?#38388;:2019年08月01日 来源: 查看评论

  一家商店门口贴着一副醒目的广告语:被人信任是一种快乐。看后心中不免产生些许感慨:一件商品如此,做人何尝不是这样呢?于是,一些陈年琐碎的片段便?#21487;?#24515;来……

  1981年初冬的一天,正在文成县农机厂上班的我,收到县文化馆副馆长潜修老师写来的信件。信件大致内容是约?#39029;?#31354;去文化馆一趟,有?#26053;?#35848;。

  我和潜修老师仅见过一面,他话不多,个子虽不算矮,但也不属魁梧伟岸那种。脸有点长,给人感觉很精干。听说是丽水人,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文成,不仅擅长文学创作,且音乐、美术、书法、摄影样样会,是个难得的人才。

  那是个美丽的黄昏,我?#19994;?#32769;师在县文化馆二楼的家。入座后,老师说他看了我写的两篇散文,感觉文笔还可以,目前文化馆人手紧缺,他一人难以面面兼顾,问我是否可以来文化馆帮忙辅导文学创作,同时负责编辑油印文艺刊物《山花》。

  呆呆地望着老师,看着他那笑起来清澈而明亮,深邃且带期待的眼睛,我有点语无伦次:“老师,这,这可不行啊!我,只读过三年初中。”看着我一副尴?#25991;?#26679;,老师一脸慈祥,笑着说:“作文和学历并非都成正比,大学毕业的不一定都是大作家。我相信,你行的!”

  虽然面临国营企业改制的发展趋势,但还是潜修老师的真诚打动了我。几天后,我如期来到县文化馆,开始了人生历史上崭新的一页。

  在这文化的馆里,我夜以继日,一头扎进工作里,发动全县文学爱好者创作。不久,召开了有264人参加的创作会议。而后,各类培训班、作品加工会陆续不断。市文联陈又新、吕人俊、吴天林等一批名家相继前来文成辅导。几年下来,不知点燃了多少我县文学青年的梦想,他们壮怀高远,书写了一行行的文字记录着迷人的青春,为家乡生色,为文成争光。其间,我个人也创作发表了小说、散文、报告文学等作品,还被评为全县群众文化工作先进个人。在大会上作典型发言时,时任乡党委?#31508;?#35760;的父亲也坐在台下,他仰头眯着眼睛,微笑着听完我22?#31181;?#30340;脱稿介绍。

  转眼间到了1987年,组织?#35757;魑业?#21439;总工会。暮春的一天,我正在办公室埋头整理着资料。县科协摄影干部吴一进,径直走了进来。“我有一事请你帮忙!?#27604;?#24231;、奉茶后,他便说了事情的缘由。原来之前他慕名下乡拍摄了一幅“九盘柏”的照片,寄给了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编辑。这株九盘柏并非普通的柏树,它可是偏僻山村中两位农人历经几十年手工细摘修整而成,整个有九盘,五米多高。编辑的意见是,九盘柏确实不容易,这照片无论是?#35760;傘?#24847;境均不错,但缺少一段优美的文字。所以想请我为他的照片配上一篇文章。

  我惊呆了:《人民日报》是什么?#25293;睿?#27611;主席亲笔题名,中华全国第一报啊,我连连摆手:“这可真不行,你请别人!”我说。“你行的,怎么不行呢?#20426;?#21556;一进一脸认真,没有半点玩笑的样?#21360;!?#30495;不行,真的!”我始终坚持不松口。许久,他建议道:“那咱们先不?#24863;?#25991;章的事,这个周日我带你去实地参观下,这总没问题吧!”对此,我可没?#24615;?#25512;辞的理由。

  后来,吴一进带着我去了?#21512;?#38215;下爿坦村,经过深入了解,两位老农感动了我。但《人民日报》在我心中分量太重了,我苦思冥想,寻找切入点,不敢擅自动笔,几天后,我将文?#38470;?#20104;吴一进,此后便也没有?#20197;?#24515;上,渐渐忘了这件事。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,?#23454;?#21592;送来一个大信封,写着单位和我的名字,落款是北京《人民日报》编辑部。?#19968;鼓擅?#30528;小心翼翼地拆开一看,竟是1987年7月16号的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报纸,在第七版副刊上发表了我写的文章《人间沧桑九盘柏》及吴一进拍摄的照片,由于是海外版,所以整版文章均由繁体字印刷而成。《人民日报》也发表我写的文章了!这着实感动了我好长时间,激励着我断断续续到如今还在?#38647;?#26684;?#21360;?/p>

  不?#20204;?#22238;到老家县城大峃镇,那天晚上在伯温路散步。夜色加浓,泗溪两岸的那一片灯光,五彩?#22836;祝?#20498;映在乌蓝的河面上,随着波浪,晃动着,?#20102;?#30528;,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,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,煞是好看。这时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仔细一看原来是已退休的老领导。几句寒暄之后,她突然说道:“你知道吗?以前那位市总工会主席对你真的很关心呢!为你那次提总工会副主席,他特地到了文成两次。记得?#31508;?#20320;还是一名普通工人,工作积极,?#24515;?#21147;,他向县领导介绍?#22235;?#20845;年来的工作情况,肯定你的付出,极力推荐你为县总工会副主席候选人。”

  回首经年,总有一些记忆是难以忘却的。有甜蜜,?#34892;?#37240;,?#34892;?#31119;,有哀怨。?#28909;?#25105;,从十八岁的代课教师到现在,五十年来总?#19981;?#36807;十个工作单位。?#36947;?#20196;人难以置信,这十个工作单位十四个岗位,没有一个是我自?#21917;?#35201;求或者是通过关?#30340;比?#30340;。或许是我没有上进心,或许是容易满足现状,知足常乐。别人是“蜂蝶纷纷过墙去,却疑春色在邻家?#20445;?#32780;我总认为“莫道昆明池水?#24120;?#35266;鱼胜过富春江”。我深知自己水平低、能力差,唯?#23567;?#31528;鸟先飞?#20445;?#22475;头苦干,细心经营者属于自己的一方领地,才有作为,才有收获。

  被人信任是一种快乐,你说是吗?

N 编辑:陈叶静责任编辑:陈叶静
点击排行

关于我们 | 总编信箱 | 网站动态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帮助信息 |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

  • 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