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比分直播吧
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闻热线:0577-67898890 广告热线:67810777 | 关于我们 | 旧版
您当前的位置 : 文成新闻网  ->  文化  ->  乡土文化  ->  走遍文成  -> 正文走遍文成

黄垟坑,古村屋檐在四季里轮回

发?#38469;?#38388;:2019年04月12日 来源:文成新闻网 查看评论

  

   黄垟坑位于文成县城西北的深山里,对于住在县城的人来说,那是一个遥远的地方。从县城出发,车子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前行,过百丈漈、南田镇,往山的更?#30066;?#36208;去,才能到达那里。当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前行时,我的思绪不时飘向别处。这是?#19994;?#20108;次去黄垟坑,上次是夏天,这次是春季。前次去,山间植物繁茂,此次去,草木刚冒出新绿。两种季节,看到的风景不同,也有着不同的感受。在思绪中,不知不觉就到了村?#21360;?/span>

   黄垟坑是一个坐落在半山腰的美丽小村落。村子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由于村子地处深山,村庄常年笼罩在云遮雾漫之中,?#26408;?#20185;气。村子宁静而又深远,有一条山溪穿村而过,常年水流潺潺,其间木屋石桥倒映其中,令人不禁驻足。
  黄垟坑为一个古村落,村民多为徐姓。是徐崇九(名福四)于明成化年间由南田张坳迁此开发,建村已有500多年的历史。
  徐崇九为明代忠?#36718;?#22763;徐伯龙之孙。徐伯龙与刘基是同时代人,生于元朝?#20102;?#24180;(1333),世居南田张坳。徐伯龙武功惊人,单手能提60公斤大刀。元至正十四年(1354),黄坦吴成七起义。为此,朝廷震怒,于?#25991;?#20196;王姓统管官?#26102;?#24449;讨,到达南田时,官兵胆怯不敢前行。徐伯龙擅长舞刀,胆识过人,便主动请缨,愿?#30465;?#20041;兵”为前队,攻打起义军,并被授以松阳县尉。第二天,吴成七进军青田,徐伯龙遂集“义兵”于张坳外路进行抵御。双方大战,因官军未援,无奈寡不敌众,徐伯龙与“义军?#21271;?#21556;成七起义军所杀。之后事迹上报,元朝廷表彰其英勇殉难,下诏赐谥“忠勇?#20445;方?#24544;勇祠。


  徐伯龙的妻子夏淑荣也是一位刚烈女?#21360;?#24464;伯龙遇难后,吴成七一众进村见夏氏生得貌美,欲强行娶之。夏氏坚决不从,举刀将头发斩断道:“吾头可断,身不可辱,复来,吾当以头与亡。”一行人见此刚?#36965;?#19981;敢强行进犯。为?#22235;?#23558;幼儿抚养成人,夏氏自毁容颜。将儿子养大,并于乱世中守寡到老。据说,夏氏是用刀划破脸部毁容。容颜对一个人来说,非常重要,何况是一个年仅20余岁的年轻貌美的女人。夏氏事迹在当时广为流传。明?#23561;?#24180;间,浙江巡?#20174;?#21490;舒汀奏建夏氏节烈坊。后夏氏节烈坊于清康熙年间毁于战乱。
  徐伯龙的英勇无畏与夏氏的忠贞刚烈令人敬佩。如今徐氏后人提起他们的先辈,?#20392;?#25968;家珍。当年徐伯龙所使用的大刀?#20004;?#36824;在,由后辈保存于张坳村。刀非常沉重,一般青壮年需双手才能提起。能将重60公斤的大刀挥起作战,可见徐伯龙体力非常惊人。
   徐崇九,生于明永乐初年(1403)。徐崇九个性随和,是一位不喜喧嚣,向往安静与自由的人,明成化年间,徐崇九寻到黄垟坑,觉得其地青山叠翠、清泉淙淙、鸟鸣林幽,便由张坳举家迁往黄垟坑,在此垦田开荒,定居下来。
  500多年过去了,如今走进村子,黄垟坑仍是一个在闹市中难得一见的安静地方。村内建筑风格独特,房屋均依山而建,就势分布于村庄的山坡上。远看层层叠叠,错落有致,很有层次?#23567;?#26449;内的房屋大多为二层木质结构建筑,多建于清朝时期,?#20004;?#22810;数老建筑仍保存完好。
  在村口,首先看到的是由块石垒砌的石墙与民居,石墙上下?#35762;悖?#30001;石阶相连,由于山间潮湿,石墙与台阶上布满了青苔,院门的入口处并围有篱?#30465;?#30707;墙、石?#20303;?#38738;苔、老屋、篱笆,一切都很协调且古?#21360;?#22240;是阴天,站在下首往上看,石墙与老屋掩映在?#40644;?#28784;?#25797;?#30340;天气中,给人一?#26893;?#33579;之?#23567;?/span>


  沿着青石台阶往前走,雨后的台阶略?#34892;?#28287;滑,上面布满苔藓,站在高处,村子尽收眼?#20303;?#20986;檐起脊的建筑,玲珑俊秀的阁楼,让人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。在层叠交错的建筑间,不时可看到简练雅致的门台,残缺不全的石墙,长满苔藓的古道,以及临门而围的篱?#26159;劍?#24314;筑物与周围的景致都很合拍。
  走了一会儿,发现村内十分安静,除了在一两处老屋前看到几位坐着闲聊的老人外,竟看不到一个年轻人。村子的朝气,似乎在那些院内外,篱?#26159;?#36793;四处漫步的家禽们身上。鸡们高昂着头,鸭们迈着四?#35762;劍?#24736;闲地在老屋前与篱笆内外晃来晃去,你追我赶。
  走近一栋老屋时,一位老婆婆正在厨房的后门处喂鸡?#23521;迹?#21548;到有人来,鸡鸭们?#23395;?#24789;起来,东张西望地巡视着。老人看到我们时,很是友善,眼睛里满是温柔。和老人的闲聊中,得知村里的年轻人大多都外出了,留守下来的都是一些老人,他们在村子里生活了大半辈子,很少出去。征得老人的同意,上到老屋的二楼。上楼时,木楼梯因年?#33579;?#22312;我们脚下咯吱咯吱地响着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站在楼上能看到大半个村子,原本?#21487;?#32418;色的瓦片在天长?#31449;?#30340;风吹雨打中,?#19976;?#21464;得晦暗,有的已看不清原来的色?#30465;?/span>


  村中另一特点是,生活气息非常浓郁,民居里保存着众多与村民息息相关的生活生产用具。不时可看到挂在房檐下的蓑衣,立在门口的木制洗漱台与石磨,吊在厨房里的各式竹篮与炊具,横在过道里的竹椅、木制扇车等生活用品。
  在村口的一处老屋内,更是看到了许多农具与竹?#30772;貳?#32769;屋为二层木构建筑,建于村口的山坡上,因地势高,站在院外可俯视村庄全貌。老屋呈凹?#20013;停?#38498;墙四面有门,前面两扇为木门,后面为块石垒砌的石门。?#21487;?#38376;可通往不同的方向。老屋不仅院墙门多,建筑内的门也特别多,每一面每一角都有一扇门,便于人们进出。看着那些门,便想到当年院内住着不少人家。如今老屋内已无人居住,部?#22336;?#23627;也已拆除。因少有人来,房屋周围的台?#23376;?#30707;壁上布满了青苔。让房屋有一种与?#26639;?#32477;的苍凉之?#23567;?br />   老屋虽已人去楼空,但房屋里保留的器具众多。在二楼几个房间内放置着大量的竹?#30772;?#19982;农具,器具包括竹篮、竹筛、竹笊篱、竹?#20301;?#31481;畚斗、竹笠、竹匾、竹簟、竹席、鸡笼、鸭笼、猪笼等竹?#30772;罰?#27492;外,还有各种木盆、木桶、量谷斗、打稻机、扇车、犁、蓑衣等农具。这是我在一座民房内见过最多的农具,家用工具可谓一应俱全,?#36127;?#21487;以开一个家庭?#33050;?#20855;博物馆。


  我为这所房子的主人感到好奇,听村里的老人说,这所房子原是徐务南、徐绍勋?#28909;?#26087;?#21360;?#24403;年,红军和地下革命同志曾在此老屋里住过。老人指着老屋里众多的门说,这所房子前后门多,情况危急时,也给革命者撤离提供了方便。当年红军在此居住时,前门有人进,红军就从后门迅速撤离。后来,村内组织村民下乡搬迁,居住在这里的住户全都搬走了,房屋便荒废,但村民用过的生活用品及农具都留在了老屋内。
  我们从老屋的左侧?#39057;?#21518;门,沿着山边小径来到老屋后那堵石门前,石门也因年久失修变?#21361;?#21464;得摇摇欲坠。我们从石门下穿行时,很担心它突然倒塌下来。石门外便是一条山间小路。老人说,这条路就是红军当年撤离的路线,沿着小路,可通往山的另一边。

 


  在村中来来回回走?#24605;?#36255;后,发现黄垟坑村内?#28121;?#30041;下的村民不多,但村民都很朴实而谦和,各自在自家的一方小天地里惬意地生活着。当我们在村中来回穿梭时,村民们对我们都很亲切,主动与我们打着招?#31775;?#26377;的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家里坐坐。
   一路下来,我?#21335;不?#26449;中的石阶小路,这些小路由大小不同的条石与块石铺就,有的路沿着房屋上下旋转,有的路沿着小溪,前后?#30001;歟?#26377;的路上下纵横,互相交错,这些路虽小,却都四通八达,沿着每一条路走下去,都可通往不同的他处。南方潮湿天气与连绵数日的阴雨,让每条石阶路上都布满了青苔,远看,每条路都像铺了一条翠绿色的毯?#21360;?#25105;想起去年来时的情景,那时是夏天,村庄笼罩在?#40644;?#33905;郁之中,与此时有着不同的味道。走在溪间的那些小路上,听着涓?#36214;?#27969;上上下下,转过每一处转角,拍过每一处风景之后,我仍流连忘返。流连一个村庄在四季轮回里的变迁。
  我想,无论村庄在四季的光阴里如何轮回,一些美好的东西总是会给人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!
  离开后,一个古村落给我最初的安详与宁静,就这样在我的心里如一股涓?#36214;?#27969;慢慢浸润......(文图/张嘉丽)

N 编辑:张嘉丽责任编辑:张嘉丽
点击排行

关于我们 | 总编信箱 | 网站动态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帮助信息 |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

  • 相关链接